追蹤
浮光掠影夢殘雪
關於部落格
一言以蔽之--充滿腐女的妄想。(爆)
  • 168882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推理要在晚餐後(小說,有雷慎入)

小說跟日劇都有接觸,但是從小說先接觸的,那先從小說開始。


一開始是被封面吸進來的。
如我所料,是個異常歡樂的推理小品!!
我可以坦白地說--我就是想要看毒舌管家如何吐槽欺負大小姐啊啊!!可以這麼直白嗎!?


本書有6個短篇故事。

故事模式很簡單。
命案發生→有個笨蛋上司風祭四處亂推理→大小姐寶生(女主角)偷偷背後吐槽→回家吃飯,順便跟管家影山抱怨→管家聽完,認真詢問:「大小姐,您眼睛瞎了嗎?」(毒言程度還不斷遽增)→暴跳如雷的大小姐大喊開除,卻為了破案,還要忍氣吞聲地求管家解說。

以下是懶人節錄。(揍飛)

1、殺人現場請拖鞋。

「請恕我失禮,大小姐——連這點程度的真相都想不通,大小姐您是白痴嗎?

管家毒舌本事首次爆發。(大拇指)

不斷呼喊自己要冷靜的大小姐深呼吸後---
開除開除!我一定要開除你!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開除!

但由於管家欲擒故縱的手法下,大小姐只能一臉屈辱地說。
「求求你,解釋得讓我也能聽懂吧。

由此可奠定--管家為腹黑S,大小姐為傲嬌受。(蓋章)

話說影山的來歷到底是什麼啊?(笑)

2、來杯殺人紅酒如何?

難不成大小姐的眼睛是瞎了嗎?

 麗子忍不住使勁一握,手中的高腳杯發出「劈哩!」的生硬聲響,同時應聲破裂。白酒從麗子緊握的手指間滴落。麗子默默地接下影山遞出來的手帕,用它來擦拭手指上的水珠。經過了一段過于冗長、再也忍受不了的沉默之後,影山率先開口。「失敬——如果惹您生氣的話,那真是非常抱歉——」

如果道個歉就可以解決事情的話,這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啦!」麗子把濕掉的手帕揉成一團,朝管家扔了過去。「再說,你是哪隻眼睛看到我瞎了!話先說在前頭,我從小時候起,就只有眼睛視力特別好!

大小姐您吐槽的方向錯了。(拍肩)

原來影山你愛用的是Zippo煤油打火機啊。(關鍵反白)

3、美麗的薔薇中蘊含著殺意

「是。」影山深深地鞠躬行禮之後,又抬起臉來。「不過話說回來,您好像正為什麼難解的事件所苦的樣子。如果方便的話,不妨告訴影山詳細情況——」

「不要!絕對不要!」麗子背過身子,堅決表達拒絕的意志。「『大小姐的眼睛是瞎了嗎?』——反正你又要這麼說對吧?這種事情我可不幹。再說,就算不借助你的力量,這點程度的事件,光靠我們自己就能解決了。畢竟我們可是專家呢!」

「當然,您說得是。日本的警察
非常優秀。向相關人員和附近居民反復打聽詢問個五十次一百次,仔細研究市民好意提供的多達上百件的情報花上幾天幾十天用科學方式分析現場採集的證據,傳喚一個又一個的嫌犯到場說明,像這樣徹底地調查過後,總有一天,一定會找到那唯一一個真相。的確,像我這樣的外行人沒有出場的餘地——

「我馬上詳細告訴你,給我聽清楚了!」

「謹遵大小姐您的吩咐。」

管家你表的太貼切了。(爆笑)

「請恕我失禮,大小姐。」影山直挺挺地站在麗子身旁,並以無比認真的語氣這麼說道。「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想不到,大小姐這樣也算得上是專業的刑警嗎?老實說,您的水平比一竅不通的外行人還要低啊。」

麗子內心充滿了屈辱與羞愧。又被這個男人愚弄了。這次他擺明了說她「沒資格當刑警,比外行人還要不如」。正因為麗子時時刻刻都小心地提防影山的狂妄發言,她才更是覺得不甘心。為了不讓影山看穿自己內心的動搖。麗子裝出一副什麼也沒聽到的樣子,靜靜地觀賞著薔薇。不過她的背影卻因為憤怒而不斷顫抖著。

「失敬……如果惹您生氣的話,那真是非常抱歉,大小姐。」影山以戰戰兢兢的語氣道歉。「畢竟,在下是個講話很實在的人……

就算講話很實在好了,有些話也不能說啊!

管家毒言等級UP!!!

「唉唉,大小姐……」影山從眼鏡底下對麗子投以憐憫的視線。「黑貓的右前腳已經受傷了。用三隻腳勉強步行的貓,該如何靈巧地打開門呢?又該如何從窗戶爬進去呢?就是因為連這點小事都看不出來,大小姐才會被人侮辱說︰『您這樣也算專業的刑警嗎?簡直是個超級大外行』,因而感到心情不快啊。」(關鍵反白)

那個侮辱我、讓我感到不快的人就是你啦!

本回大小姐連續被表了三次!!(追加紀錄)

此外,笨蛋風祭警部是危險的蘿莉控。(大誤)

4、新娘身陷密室之中

「六月新娘(June Bride)——聽說,在六月的新娘會得到幸福,這是源自於英國的傳說。在天候陰郁的英國,六月是晴天比較多的月份。所以在六月舉行婚禮的新人是很幸福的。不過那可不適用於日本。說起六月的日本,就想到雨季啊,也就是一整年裡天候最差的時節。可是特地選在六月舉行婚禮的人還是絡繹不絕,真令人難以理解。而且那個有里居然要結婚了——」

「我能體會您的心情,大小姐。」駕駛座上的影山面對前方,用一副什麼都了解的語氣回答道。「簡單來說,大小姐怎麼樣也無法接受朋友竟然比自己早結婚——

我才沒有這麼說!

影山你已經欺負大小姐上癮了吧?

面對佑介象是趕狗般的態度,美幸不滿地回了句「是是是」之後,便離開了大廳。目送妹妹離去之後,佑介又轉頭面向這邊說︰「麗子小姐,礙事的人已經消失啦,」並且近乎無恥地將臉湊近麗子。「雖然對姊姊的婚事感到不滿,不過拜此所賜,我才能見到久違的麗子小姐。接下來,要不要兩人單獨聊聊啊?」

「可以是可以啦——不過你不是在擔心你姊姊嗎?」

「其實姊姊怎麼樣都無所謂。我真正在乎的,是你——」

真是無情的弟弟啊。雖然麗子覺得眼前的他才是最礙事的人,不過還不到要賞他一陣耳光的地步。假如他敢隨便亂摸的話,那乾脆把他逮捕起來好了——正當麗子想著這種事情的時候,一位身穿禮服的男性突然接近,介入兩人之間。是影山。他像是偶然絆倒般撞飛了佑介的身體,然後順勢抓著麗子的手腕,把她硬拉到房間的另一角。

「等等,你在干什麼啊?影山。」

老爺很擔心呢。」影山用勸導的口吻說道。「老爺常說,大小姐會不會被衝著寶生家財產而來的壞男人給哄騙逼婚了。又擔心大小姐完全沒有發現被那個男人利用了,就這樣糊里糊塗答應了沒有愛情的婚事——」

不不不,不是老爺擔心,是你在擔心吧,影山!(燦笑)

「哎呀,警察涉入犯罪並不罕見啊。」三浦警部滿不在乎地這麼說完後,便以嚴厲的視線瞪著麗子。「而且我聽說,你不是打從心底祝福澤村有里的婚事。反而對她得到了幸福感到氣憤不平。有人清楚的看到你表現出這種態度,並且說出了這番證詞。這樣的你,會協助犯人逃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您說什麼!我不願祝福有里的婚事?還感到氣憤不平?」

 為了保持冷靜 一麗子做了個大大的深呼吸,然後問道。

「警部,到底是哪裡的哪個傢伙,說出這種亂七八糟的證詞啊?

---------

在走廊上發現目標,看到那個身穿燕尾服的男人後,麗子悄悄握緊了拳頭,一直線地對著他猛衝。這個叛徒管家!看我用憎恨的鐵拳打爛你那張佯裝效忠的臉!

不過敏銳察覺到背後有股殺氣的他,轉過身子,並且風度翩翩地低下頭說︰「哎呀,這不是大小姐嗎?」輕易地閃過了麗子渾身解數的一擊,麗子的拳頭毫無用武之地揮過眼前的空氣。

「什麼叫『這不是大小姐嗎』!」

突襲失敗的麗子用言語代替拳頭泄憤。「影山!你這傢伙居然敢把我出賣給警察!說什麼我忌妒有里的婚禮。托你的福,我已經完全被當成嫌犯了。一切都是你的錯,你這個叛徒!

影山你一定是故意的!!(肯定)

影山流露出些許氣餒的神色,然後重新望向問題所在的陽台。

「看來我似乎是猜錯了。原來如此,如果犯人從那座陽台跳下來的話,地面上絕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痕跡。也就是說,犯人果然不是從那座陽台跳下來的。不過,要爬上屋頂就更不可能了,這樣一來,逃亡的路徑只剩下房門的入口而已……

說到這里,影山突然重新面向麗子,並且壓低聲調開口詢問。

「大小姐,您真的沒有放犯人逃走嗎?請您一定要告訴我實話……

「就跟你說沒有了!你到底是站在誰那邊的啊?

……我當然,」影山回答道。「是站在大小姐這邊的。」

那一瞬間的停頓是什麼意思?」原本感人肺腑的台詞全被他給糟蹋了。

強烈建議這篇一定要看日劇版啊啊!!!(吶喊)

這篇完全是小姐與管家的愛之物語篇啊!!(灑花)

5、請小心劈腿

忽然發現還沒節錄風(ㄅㄣˋ)祭(ㄉㄢˋ)的情節,就附上吧。

「這事確實很古怪。男性全裸遇害,雖然死狀不怎麼好看,但還挺有意思的。話說回來,你剛才還沒說完呢。繼續說下去。被害人的工作單位是?」

「工作單位是保險公司『三友生命』。目前隸屬于新宿總公司的書課。」

麗子抬起頭時,風祭警部那張宛如古早電視劇里英俊小生般的端正臉龐,正浮現出誇耀勝利般的笑容。

 「喔~這個三友生命保險可是大企業呢。盡管還是比不上風祭汽車就是了。」

「是啊,的確是大企業呢」——雖然還差寶生集團一大截就是了。

「風祭汽車」是一家汽車大廠,他們所推出的揚名國際的古典跑車,同時兼具有最棒的設計、與最糟糕的耗油率。風祭警部是這家汽車公司創業者的兒子。雖然不清楚是不是靠著白家的財力在幕後運作,但他年紀輕輕才三十二歲就晉升為警部,堪稱是國立署的菁英。但很遺憾的是,他剛好也是麗子的直屬上司。

另一方面,周遭同事都不知曉的是,其實麗子的父親——寶生清太郎,是大型復合企業「寶生集團」的總裁。只要他有心的話,靠著他的財力,可以在今天之內買下風祭汽車這種程度的企業,然後從明天起把公司改名為寶生汽車。說穿了,雙方規模差距就是這麼大。話雖如此,麗子卻是個遠比風祭警部更懂得謹言慎行的人,所以絕不會在殺人現場到處炫耀自己的上流階級氣質。她用Burberry的黑色長褲套裝把白己裝扮的毫不起眼,再用ARMANI的裝飾用眼鏡藏起標致的美貌,並且穿著Buruno Frisoni的包頭淑女鞋,大步走在殺人現場。看了這樣的她,應該不至於有人會識破她就是大財團的千金小姐才對儘管有若干名調查員多少感到不大對勁)。

早想表了--這兩人完全沒有常識性啊。

「假使森野千鶴是犯人好了,為什麼她要把野崎的衣服脫掉,讓他全裸呢?我不認為森野千鶴有理由要這麼做。」

「關于這點,黛香苗的見解似乎切中了事實。也就是說,在兩人進行性行為之前,或者是進行途中,悲劇發生了。我想八成是野崎太沉溺於性行為了,以致於不小心叫錯了森野千鶴的名字吧。像是繪里啦、彩啦,或者是香苗之類的。劈腿的男人通常會在這種地方露出馬腳,一定錯不了的。」

「原來如此。真不愧是警部,您的意見十分具有說服力——莫非是本人親身體驗嗎?

「才不是!」警部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好像要藉機蒙混過關一般。「好,既然如此,我們得趕快回國分寺去。一定要在犯案現場找出森野千鶴遺留的跡證才行。」

你果然做了呢。(冷淡微笑)

「原來如此。我已經大致了解整個事件了。想必大小姐一定感到很煩惱吧。我能夠體會您的辛苦」然後管家從銀框眼鏡底下,朝麗子投以疑問的視線,並說了這麼一句話。「——然後呢?」

 「然後呢?」管家出乎意料的反應,讓麗子忍不住在沙發上挺直了背脊。「等等,你說的『然後』是……

「然後——您是要我解開謎題嗎?大小姐——身為職業刑警的大小姐,居然要不過是區區一介管家的我解開殺人事件的謎題?您是認真的嗎?」

「哈。」麗子就像剛從催眠中驚醒過來一般,從沙發上站起身子。

你是怎麼了,寶生麗子!你被難解的事件煩過了頭,以至於連身為刑警的面子與身為大小姐的自尊都拋棄了嗎?好死不死、居然還想仰賴這男人的智慧!

麗子好不容易重整出帶有威嚴的表情之後,才轉過身子重新面對影山。「別開玩笑了!」她盡可能以強勢的態度這麼說道。「為什麼我要借助外行人的力量呢?我只是認為你可能會想聽,所以才說給你聽的。這點程度的謎題,我自己就可以解開了。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聽您這麼說,在下就放心了。其實我一直暗自擔心呢。自從我介入大小姐的事件以來,有好幾次都是靠我一個人的力量解決了難得的離奇事件。結果讓大小姐漸漸變成了不被需要的存在——

 喂,你一定要說得那麼難聽嗎?這個白目管家!氣得太陽穴頻頻抽動的麗子,正面指著影山的臉。

「我知道了。我自己解決總可以了吧。沒什麼了不起的,這種事件簡單得很呢。既然現場附近有人目擊到兩位可疑的女性,那麼犯人肯定就是這兩人之中的其中一人。事件的答案就近在眼前了。」

畢竟答案就是這兩者其中之一。就算閉著眼睛回答,亂猜兩次也總會猜中一次。

「哼,看來這一次,影山才是不被需要的存在呢。」

麗子一邊閉上眼楮回想著齋藤彩與森野千鶴兩人的臉,一邊陷入了瞎猜式的沉思中……選哪邊才好呢?

不過,經過短暫的沉寂之後,管家影山毫不留情的狂妄發言,再度襲向了麗子。

「請恕我失禮,大小姐,還是請您暫時退下好嗎?

麗子那瞬間開始四處尋找可以拿來亂扔的東西。邁森的瓷器茶杯、古伊萬里的花瓶、瑞士制的座鐘——要拿來痛快地砸向無禮的管家,這些東西顯然都有點太高級了。莫可奈何之下,麗子只好選擇一點也不高級的言語,朝影山的臉扔了過去。

「退下是什麼意思!你才應該要退下吧!」

影山像是在閃避飛來的言語利箭似地搖了搖頭。「我為自己無禮的措辭向您致歉。」並慎重地向麗子謝罪。「但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大小姐犯錯,而導致冤案增加。」

「冤案是什麼意思啊!你想說我的猜測——不,你想說我的推理是錯的嗎?那可未必吧。畢竟機率是二分之一——」

再度推薦日劇版!!
大小姐的反應是--


影山原來你喜歡是這個嗎!!??(震驚)

「不,我沒有證據。不過,如果昨晚他使用了密增高鞋,而鞋子的效果也成功讓他看起來變高了近十公分的話,那麼這次的全裸殺人事件就變得十分合理了。」(關鍵反白)

「是嗎?我倒是看不出來呢。」

拜托你,解釋得讓我也能聽得懂吧——身為大小姐的自尊不容許麗子提出這種屈辱的請求。於是麗子想出了別種說法。

「拜托你!解釋得讓風祭警部也能聽得懂吧!

「遵命。」

太過分了!大小姐!!(指)

6、請看來自死者的留言

這樣一來,嫌犯們大致上都回答過了。到底他們的答案能不能讓風祭警部感到滿意呢?麗子好奇的窺探著警部的表情。警部也不顧旁人的眼光,獨自一人面對著牆壁,略吱咯吱地摳著壁紙,並且嗚咽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人提出不在場證明?……你們是白痴嗎?好歹也看看現場的氣氛啊,隨便提出個不在場證明嘛……

「您在幹什麼啊,警部!這里是別人家耶!而且還是在嫌犯的面前!」麗子連忙勸阻警部胡說八道。「現在沮喪還太早了吧。既然所有的人都沒有不在場證明的話,那就表示所有人都很可疑——對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所有人都很可疑的話,調查根本就沒辦法進展下去啦。

喂喂!不好意思!這裡發現笨蛋,請把這笨蛋給我拖走!!(打電話)


「既然大小姐認為那位女性的證詞可信,那麼我也只能尊重大小姐的判斷。和夫的不在場證明大概是真的吧。」

「等、等一下,你這麼信任我反而不好吧。畢竟他們偽造不在場證明的可能性並不是完全沒有。事實上,犯人在昨天晚上九點是故意打破玻璃,做出了像是故意要通知大家宅邸裡發生了事件的行為。這很像是在為不在場證明預做準備的味道吧。影山不也是這麼想的嗎?」

駕駛座上的影山注視著夜晚昏暗的道路,就這樣突然用鼻子悶哼了兩聲

「嗯?」麗子從後座向前探出身子。「——你哼什麼哼啊?」

於是影山那端正的側臉浮現微笑,並且用奇妙的語氣這麼說道。

「真是對不起,大小姐。我笑得肚子好痛。」

影山你嘲笑的手法增加了。(微笑)


之後為了逮捕犯人,大小姐帶著管家一起前往現場。

麗子省略掉繁復的說明,並且對管家下令。「影山,幹掉這家伙!」

「遵命。」影山這麼回答後,便緩緩地將右手伸進黑色西裝的胸口部分。

「等等,影山,你該不會!」你該不會是想拿出手槍吧?可是,如果在這裡亮出槍械的話,影山就會和犯人一起被警方逮捕了。雖說麗子是刑警,也不可能搓掉非法持有槍械的罪行。「啊,不過你放心吧,影山!只要拜托父親的話,事情就可以壓下來了!

「您在說什麼啊?」影山帶著若無其事的表情,取出一根棒狀的物體,然後用力地甩了一下。原本約二千公分長的棒子一瞬間伸長了三倍。那是伸縮警棍。「——這給您防身用。」

「謝謝。」接下影山遞過來的警棍後,麗子皺起眉頭說。「為什麼你會有這種東西?」

因為我是管家。」影山依然一臉若無其事的說。

那個……請問我要吐槽哪個點?(認真)

打到一半,犯人拿的武器竟然是真刀!?

雖然人數上佔有優勢,但我方拿的可是金屬球棒和警棍。面對揮舞真刀的對手,那就很不利了。就在麗子發著牢騷的時候,男人以她為目標襲擊過來。不知道那男人是不是練過劍法,一副好像很習慣耍弄軍刀的樣子。麗子畢竟是個警察,所以當然很熟悉警棍的用法,不過,她光是要閃過對手的攻擊就已經費盡所有的心力了。麗子一邊用警棍擋下敵人激烈的打擊,一邊用眼角搜尋影山的蹤跡。然而在她特別需要幫忙的這個節骨眼上,房間裡卻到處都找不到影山。「——影山!」

……」沒有人回答。

 原來他逃走啦,這個不忠不義的傢伙。哼,算了。反正他不過是個管家,終究只適合乖乖的泡紅茶,不適合在犯罪現場逮捕犯人。逮捕殺人犯是國立署搜查一課盛開的一朵黑薔薇,寶生麗子的職責啊!

在心底這麼宣誓過後,麗子握緊了伸縮警棍。蒙著臉的男子突然襲擊過來。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人影從床鋪的陰影處跳了出來,撥開了對方的劍,擋在兩人之間。那是影山。敵人警戒似地撤退到牆邊。麗子躲在影山的背後說︰

你跑到哪里去了啦~~影山~~我還以為你不見了~

麗子幾乎快要哭出來了。她是真的很害怕。

「讓您久等了,真是抱歉,大小姐。這邊請交給我吧。

愛的小花再度綻放啦!!!
大小姐x管家確認是官配!!!
紅字復述海貓!?

日劇這裡雖然改了劇情,不過變得更爆笑。

影山跟兇手扭打。
大小姐瞄到旁邊有個花瓶。


影山好不容易打退兇手時,大小姐順手把花瓶砸到影山頭上!(爆)


於是影山一臉怨恨瞪著大小姐。


大小姐尷尬地賠罪。


大小姐您來幹嘛的啊啊啊!!!

把犯人打倒後,犯人痛述可歌可泣的犯罪理由時---

「啊,等等。」麗子往前推出手掌,打斷了前田所說的話。「你會說很久嗎?那麼明天在偵訊室裡再好好地聽你說吧。畢竟今天已經很晚了。」(關鍵反白)

大小姐您好冷淡喔!!(笑翻)

註記:大小姐終於與管家約會了!!(無誤)

由於是短篇故事,相對的推理方面就比較弱,喜歡看艱深詭計的讀者可能會失望。
不過想讓腦袋放鬆的話,可以去找這本書,保證會從頭到尾地抱持愉快的心情。
 
建議看完小說,再來搭配日劇。
日劇版裡的影山還四處跟蹤保護大小姐,不論身在何處,堅持一定要有下午茶時間


小說版裡,笨蛋警部沒跟管家碰面過。
結果在日劇戲份大增,甚至對大小姐產生愛慕之情---然而他蠢得認不出那是常常碰面的屬下!!(炸)


到了『新娘身陷密室之中』這集,明明已經面對面了,他還是認不出來!!
其實這傢伙才是裡面最腦殘的吧!!!


迄而不捨的笨蛋警部還發出結婚宣言,看不下去的管家總算跳出來表明:「大小姐是我的!!」(←並不是!!


於是兩人正式成為情敵關係!!(←我說是就是!!

在小說與日劇的雙重威力,保證爆笑不斷,不禁讓人也想說出這名言。
大小姐,您腦殘了嗎?

 

 
引申閱讀:

1、[推理] 吐嘈模式全開的《推理要在晚餐後》(by東川篤哉) 讀後感(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東川篤哉 - 推理要在晚餐後」(閱讀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